当前位置:金沙js333娱乐场 > 基金 > 直播行当步向下半场,隔岸观火鱼冲锋上市

直播行当步向下半场,隔岸观火鱼冲锋上市

文章作者:基金 上传时间:2019-11-28

与直播平台虎牙在上市前一个季度扭亏为盈类似,多家二级市场机构向新京报记者分析指出,受春节假期等多重利好影响,斗鱼2019年第一季度预计总营收在15亿元左右,并将实现扭亏,净利润在2000万元至3000万元区间。斗鱼的早期投资人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了上述消息。

与此同时,在直播平台用户由增量市场变为存量市场的过程中,拓展用户价值,挖掘量市场的消费能力则是破解之道。数据显示,斗鱼用户付费率不足3%,这也意味着斗鱼在挖掘单一用户价值上仍有较大潜力。

斗鱼最早是在二次元弹幕网站A站中孵化的,在A站体系内叫做“生放送”直播。很快“生放送”就在A站聚集了人气,同时由于网页直播技术的成熟,二人选择脱离A站,在2014年将“生放送”正式更名为斗鱼TV,即现在的斗鱼直播。

“盈利压力下,融资活下去是斗鱼的唯一出路,斗鱼一季度盈利,具有的是象征意义的,展示的是现阶段直播模式可以从烧钱变成营收。但对于投资者来说,至少已经看到了盈利的信号,能够巩固信心。”张书乐说道。

在招股书中,斗鱼尚未提及优先股和普通股对应的投票权,但董事会中成立了治理委员会、薪酬委员会、审计委员会,上述前两个委员会成员为创始人陈少杰、张文明以及另外一位独立自然人,陈少杰担任两个委员会主席,这两个委员会有推选董事、公司治理以及决定薪酬等职能;审计委员会由三个独立自然人组成。曾代表奥飞参与斗鱼早期投资的老李告诉新京报记者,斗鱼目前最大的股东为腾讯,陈少杰等管理团队次之,但同股不同权,管理团队控制力很强。

抖音、快手等短视频软件的兴起以及碎片化的内容获取方式,对游戏直播平台带来了降维打击。据极光大数据显示,网络直播行业2018年的12月渗透率为18.7%,同比下3.1%,全年渗透率仅保持在20%左右。反观短视频行业,其2018年渗透率从年初的35.2%增长到年底的62.2%。在互联网人口红利消失的大环境下,抢占用户时间的竞争愈发激烈。

此后,曾有消息称斗鱼已在香港正式交表,但多位斗鱼离职员工否认了该消息。“这个体量的公司在香港不存在秘交,一旦交表都会被官网披露,斗鱼事实上从未在香港交表,而是直接选择了赴美上市”。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游戏直播有多烧钱?从虎牙、斗鱼的招股书中可以窥见一斑。

斗鱼的上市,并不意味着直播行业风口的关闭,而是意味着直播行业下半场的到来。互联网产业分析师丁道师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行业都存在瓶颈期,直播行业洗牌后,存活下来的平台要在存量中找增长,机会还在后面。”

复盘斗鱼的崛起,离不开年轻一代的游戏人群。

图片 1

“斗鱼幸运的一点是我们做得很早,把游戏的核心用户圈住了。他们很会‘带节奏’,整个平台氛围很有趣。”斗鱼联席首席执行官张文明在2016年底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介绍。在他看来,斗鱼团队的三次创业,包括游戏之外的直播内容的选择,都围绕游戏群体的特质进行。

双寡头格局形成 行业进入下半场

3、斗鱼此前累计完成了6轮融资,总融资额11亿美元,约合73亿元人民币。在斗鱼此前的6轮融资中,腾讯共参与4轮融资。

斗鱼上市“圆梦”

但在上市后,依靠已经募集的巨额资金,虎牙实现了连续五个季度的盈利,其最新发布的2018年全年财报显示,按照通用会计准则,虎牙全年录得亏损19.38亿元,但按照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虎牙2018年实现净利润4.61亿元。

“面对短视频,直播平台要发挥自身之所长,就是将内容的全过程展现、立体化呈现。”张书乐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赛事直播或许是一个方向,竞技赛事及各种活动可以借由游戏直播积累的技术实力和直播经验开展。”

对于为何选在此时扎堆上市,陈聪称,2018年到2019年不仅直播平台上市多,整个中国互联网上市也很多。原因有二,公司对未来经济预期不乐观,所以提前融资过冬;一些风险投资机构可能有退出需要,所以2018年到2019年出现了扎堆上市现象。

直播平台盈利并不稀奇,但对斗鱼来说,以“盈利者”的姿态登陆资本市场撕下了“流血上市”的标签。互联网产业分析师张书乐对此表示,“目前直播行业不再是风口,尽管一季度实现盈利,但如何盈利依然是对斗鱼最大的考验。”

在虎牙最早披露的招股书和后期财报中,其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净亏损分别为6.26亿元、8097万元和19.38亿元(Non-GAAP下,盈利4.61亿元);在斗鱼此次披露的招股书中,其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净亏损分别为7.83亿元、6.13亿元和8.76亿元。也就是说两家头部直播平台在近几年中,基本都处于亏损状态。

“虽然美国市场更能理解游戏、直播此类概念股,但资本市场不看好不能盈利的公司。”一名证券投资业人事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招股书显示,斗鱼本次IPO募集的资金将用于提供更多优质电竞内容,继续增强技术和大数据分析能力,提升用户体验和运营效率,并加大营销力度,以提升品牌影响力、扩大用户基数。

实际上,斗鱼在2019年一季度大幅度降低了销售及市场费用的投入,其年一季度分成及内容成本占直播收入的比例出现较大幅度下降,这都是斗鱼一季度毛利率提高,实现盈利的原因。

“如果直播是一个人的话,那它已经是18岁的成年人了,但还会有一些青涩。”做了8年游戏解说,又做了4年游戏直播的知名主播女流66对新京报记者说。

斗鱼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早在今年的4月22日,便有消息称斗鱼赴美提交IPO申请,计划于5月16日上市,然而其上市时间却一拖再拖。

摘要: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临近上市斗鱼更新了其招股书,更新后的招股书披露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斗鱼首次实现季度盈利。更新后的招股书显示,斗鱼2019年第一季度营收为14.89亿元,相比上年同期的6.67亿元增长123.24%;净利润为1820万元,相比上年同期的亏损1.56亿元增长111.67%。

1、斗鱼招股书披露,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少杰在招股书提交以前实益持股比例为14.3%,公司创始人兼联席首席执行官张文明实益持股比例为3.0%。同时,陈少杰还透过Warrior Ace Holding Limited持有14.1%的股份。

随着斗鱼创始人陈少杰与PDD等平台头部主播在纳斯达克交易所共同敲钟,几经“跳票”的斗鱼终于完成上市的夙愿。北京时间7月17日晚,斗鱼在美股纳斯达克上市,其股票代码为“DOYU”,发行价则为11.5美元。而此前公布的发行价区间为11.5-14美元,据估算,以低价发行的斗鱼此次募资金额约为8.91亿美元,公司估值约37.3亿美元。

2、与虎牙在上市前一个季度扭亏为盈类似,多家二级市场机构向新京报记者分析指出,斗鱼2019年第一季度预计总营收在15亿元左右,并将实现扭亏。

“今年是斗鱼的高光时刻,但不是巅峰时刻,未来斗鱼将会创造更多价值。”斗鱼创始人陈少杰在敲钟仪式上的讲话振奋人心,但“价值”从何创造,却是摆在游戏直播平台前的问题。

去年3月,斗鱼宣布获得腾讯6.3亿美元战略投资,同日,其竞争对手虎牙也宣布拿到了腾讯4.6亿美元的融资。4月斗鱼公布开展为期3个月不良内容信息自查,配合国家相关部门规范传播秩序。5月虎牙登陆纳斯达克,成为“游戏直播第一股”,给后续上市的直播企业带来不小的压力。

随着斗鱼上市,游戏直播行业格局尘埃落定。斗鱼、虎牙两家在大洋彼岸上市的直播平台所形成的双寡头局面短时间不会被打破,然而他们现在的对手或许不单单再是彼此。

同样是源于与泛游戏人群的紧密关系,让斗鱼收获腾讯投资。斗鱼此前累计完成了6轮融资,总融资额11亿美元,约合73亿元人民币。在斗鱼此前的6轮融资中,腾讯共参与4轮融资,战略轮由腾讯独家投资,B轮、C轮由腾讯领投。

彼时的招股书显示,2016至2018年,其年度营收分别为7.87亿元、18.86亿元和36.54亿元。营收逐年上升,净亏损却居高不下,三年内斗鱼的净亏损分别为7.83亿元、6.13亿元和8.76亿元。赴美上市的斗鱼,也被外界贴上了“流血上市”的标签。

明星王宝强曾因《大闹天竺》在斗鱼开设直播间,结果在其离婚时,不少用户进入到尚未开播的直播间聊天、刷礼物。黑屏聊天是斗鱼一个特点,大多数直播强调的是主播与用户的互动,而斗鱼在强调主播和用户互动之余,更注重用户间的互动,经常出现“弹幕才是本体”的情况。

此外,招股书提交前,腾讯全资子公司NectarineInvestmentLimited持股比例为40.1%;陈少杰还透过WarriorAceHoldingLimited持有14.1%的股份;红杉资本中国公司及其他团体成员附属基金实益持有9.8%的股份;奥飞董事长蔡冬青透过AodongInvestmentsLimited持有8.9%的股份;PhoenixFujuLimited持有6.0%的股份;斗鱼员工持股平台持有7.0%的股份。

也可以说游戏直播是一门强运营的“苦差事”,游戏主播并未如外界想象的赚钱。根据映客、花椒、一直播、美拍、陌陌、火山六平台的数据,2018年上半年,六平台共143.79万位主播半年收入47.032亿元,平均每人收入为328.90元。

新京报记者 白金蕾 编辑 徐超 校对 李铭

由此,陈聪比较看好游戏直播领域,原因是这部分是有流量增长的,尤其对于年轻人。自2016年以来,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游戏直播市场。艾瑞咨询预计,到2023年,中国游戏直播市场总收入将增长至39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24.7%。电竞内容将继续担当游戏直播平台的主要增长动力。

映客直播董事长奉佑生在此前采访中告诉新京报记者,游戏直播和泛娱乐直播有明显的区隔,游戏直播是一大批人,泛娱乐直播是另外一批人,两个平台的内容形态不一样,消费方式和商业模式都不一样。两个直播平台都有一些短板,比如泛娱乐直播,签约主播就可以开播,现金流更强,缺点是用户黏性不足;游戏直播,用户黏性强、流量大,但还需要支付游戏版权及赛事成本、高清带宽成本,比较烧钱。

据国内二级市场投研机构人士陈聪的测算,财报中虎牙月活用户数为1.17亿,付费用户数为480万,付费率约4.1%,单用户平均收入约为300元/月活/季度。陈聪称,按照其长期跟踪的第三方机构的数据,斗鱼直播日均开播量在8万人左右,虎牙直播在10万人左右,双方的月均流水均在5亿元以上。

“7月映客在港股上市后破发,以及港股多散户、极易受内地消息影响的特点,最终让斗鱼放弃在香港上市的想法”,一位斗鱼前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此外,斗鱼是同股不同权,但在香港可能达不到申请同股不同权的体量。

陈少杰和张文明团队虽因斗鱼被外界熟悉,但作为创业搭档,已经连续创业多次。张文明在2008年回到武汉,与陈少杰一起创立了“掌门人”游戏对战平台。由于“掌门人”的平台流畅,外挂较少,不少《传奇》玩家纷纷转投,这对当时繁盛一时的盛大浩方对战平台造成了不小的影响,盛大随后不惜重金收购了“掌门人”。

斗鱼上市路“曲折” 上市前或可扭亏

为了承载用户交流的需求,斗鱼上线了类似贴吧的“鱼吧”功能,目前该功能已被提至主侦,这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用户使用时长和留存率。招股书同时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斗鱼移动端的新注册用户中,超过92%为自然流量增长。2018年斗鱼平台平均次月活跃用户留存率为74.9%。

4月22日晚,直播平台斗鱼向纽约证券交易所提交IPO申请,股票代码为DOYU,最高融资5亿美元,按照F-1文件常规,5亿美元可能并非最终募资规模。招股书还披露,2018年斗鱼完成了对出海直播平台NonoLive母公司的收购,后者曾在2016年登上印度尼西亚畅销榜榜首,目前该应用的运营主体已经变更为斗鱼香港,也在此次上市的资产包中。

数据方面,斗鱼在招股书中披露,其2018年第四季度平均总月度活跃用户人数为1.54亿人,其中个人电脑平台上的平均月度活跃用户人数为1.11亿人,移动平台上的平均月度活跃用户人数为4210万人。通用会计准则下,2018年归属于斗鱼普通股东的净亏损为8.83亿元。

不管是“掌门人”、“生放送”还是现在的“斗鱼”,追随这个创业团队产品的用户群一直是泛游戏爱好者。四年来,斗鱼也一直用心维护着这群用户的喜好——黑屏弹幕、吐槽主播、草根逆袭。

冲刺上市,游戏直播面临降低成本、提升盈利的考验。

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斗鱼的年度营业收入分别为7.87亿元、18.86亿元和36.54亿元,经调整后净亏损分别为7.56亿元、5.94亿元和8.19亿元,连续三年处于亏损状态。

相比于大多数直播平台,直播收入占比超过营收90%的情况,斗鱼有较为多元化的业务。其营收主要由直播以及广告和游戏推广收入两部分构成,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中直播收入在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77.7%、80.7%和86.1%,广告和游戏推广收入分别占比22.3%、19.3%和13.9%。

奉佑生则认为上市可以保持充分的现金流,这是非常有必要的事情,拿到这些钱,能让企业在下一步更上一个台阶。“也可以说,在经济不好的情况下,储备一些资金弹药,为下一步的发展做很重要的技术储备。”

虎牙的2018年财报及分析师会议内容显示,其2018年第四季度平均总月度活跃用户人数为1.17亿人,其中个人电脑平台上的平均月度活跃用户人数约为6170万人,移动平台上的平均月度活跃用户人数超过5000万人。通用会计准则下,2018年归属于虎牙普通股东的净亏损为19.38亿元。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斗鱼平均每月观看电竞直播的活跃用户达9580万。2016年至今,斗鱼获得了29个全球性及全国性电竞赛事的独家直播权,包括《英雄联盟》《绝地求生》《DOTA2》等。2018年,斗鱼直播了约337场电竞赛事,承办了85场电竞赛事,赞助了26个顶级电竞战队。

斗鱼在招股书中披露了公司高管和股东的持股信息,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少杰在招股书提交以前实益持股比例为14.3%,公司创始人兼联席首席执行官张文明实益持股比例为3.0%,公司董事和高管共有17.3%的股份。同时,创始人陈少杰还透过WarriorAceHoldingLimited持有14.1%的股份,也就是说两位创始人合计实际控制股份为31.4%。

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上半年,游戏直播行业迎来上市的收割期,同时也面临分水岭,能否在这场上市大逃杀中突出重围,是对所有局中人的考验。此前行业老三熊猫直播在运行了1286天之后,最终宣布关站。行业人士普遍认为,头部平台还将在公会管理、成本控制和出海等多个领域展开竞争,为上市后争取更多发展空间,更为这个简单直接的打赏生意增添新故事。

图片 2

就在此前4月10日,虎牙直播(NYSE:HUYA)宣布其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的后续公开发行注册文件已生效,公开增发募股定价为每股美国存托股票24美元。按照最多发行2116万股ADS的规模,总发行金额超5亿美元。新京报获悉,上述增发认购已经在公布后的两天内完成,认购数量也超出发行总量。

同时由于游戏用户群体追求平等、热爱吐槽的文化,游戏直播的付费率通常不及秀场直播,2018年的四个季度,斗鱼直播的付费率分别为2.9%、2.4%、3.0%和2.8%,季度单用户平均收入分别为149元、224元、215元和242元。

三次创业均与游戏人群相关

“在推广游戏对战平台的时候,我们就用过直播。那时候还没有网页直播的技术,我们就在PPS、PPlive的客户端上做。”张文明在上述早期采访中说。“掌门人”项目被盛大收购后,两人选择杀入直播领域。

从2018年年初到2019年4月,斗鱼的上市路可谓曲折。

盈利能力成游戏直播大考

本文由金沙js333娱乐场发布于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播行当步向下半场,隔岸观火鱼冲锋上市

关键词: